歡迎您光臨中國的行業(yè)報告門(mén)戶(hù)弘博報告!
分享到:
2019 年軍工產(chǎn)業(yè)產(chǎn)值分析
[ 打印本頁(yè) ] [ 數據ID ]142345
數據類(lèi)別 IT
數據名稱(chēng) 2019 年軍工產(chǎn)業(yè)產(chǎn)值分析
數據價(jià)格 
  • 印刷版
  • 電子版
  • 合 價(jià)
電話(huà)訂購 15210322745 QQ: 2460707684
數據摘要

(一)軍民融合體制機制初步確立

軍民融合是世界各國推動(dòng)軍工企業(yè)改革發(fā)展的重要舉措,也是我國國防工業(yè)發(fā)展的戰略思想和基本方針。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(huì )議上,習近平主席將軍民融合上升為國家戰略。十九大報告指出“形成軍民融合深度發(fā)展格局,構建一體化國家戰略體系和能力”。目前,我國軍工集團軍民兩用產(chǎn)品和民品產(chǎn)值占比已經(jīng)基本穩定在70%左右,初步實(shí)現軍民融合。經(jīng)濟一體化下,企業(yè)、市場(chǎng)、政府三者已經(jīng)構成一個(gè)彼此聯(lián)系相互依存的“網(wǎng)絡(luò )”。軍工企業(yè)發(fā)展需要市場(chǎng)和政府的配套跟進(jìn)。由于武器生產(chǎn)許可、生產(chǎn)許可證等硬性要求導致軍工行業(yè)進(jìn)入門(mén)檻過(guò)高,僅有極少數民營(yíng)企業(yè)進(jìn)入軍工行業(yè),導致市場(chǎng)競爭不足。此外,信息不充分使民營(yíng)企業(yè)進(jìn)入軍品市場(chǎng)面臨較大風(fēng)險,提高了行業(yè)壁壘。此外,現有管理體制在投招標競爭、稅收政策、財政補貼等方面存在企業(yè)不公平競爭現象。

(二)股份制改革取得突破

股份制改革是國有企業(yè)改革的重要內容,但是,由于國防工業(yè)的特殊性,軍工企業(yè)股份制改革一直落后于其他行業(yè)。2007年,我國政府部門(mén)對軍工企業(yè)開(kāi)展股份制改革提出了明確的目標與意見(jiàn),預備在幾年內使符合條件的軍工企業(yè)基本完成股份制改造,建立起現代企業(yè)制度和現代產(chǎn)權制度。隨后,各大軍工集團啟動(dòng)了大規模的資本運作,積極推進(jìn)旗下各專(zhuān)業(yè)板塊資產(chǎn)的整體上市,深化改革的步伐明顯加快。2008年至2010年,10余家上市公司進(jìn)行了軍工資產(chǎn)注入,掀起一輪股份制改革的高潮。2010年,國務(wù)院、中央軍委提出了股份制改革的主要途徑,主要包括資產(chǎn)重組、上市、相互參股、兼并收購等,鼓勵符合條件的社會(huì )資本積極參與軍工企業(yè)股份制改造,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軍工企業(yè)股份制改造進(jìn)程。2013年9月23日,中國重工發(fā)布公告稱(chēng),收購軍工重大裝備總裝業(yè)務(wù)已經(jīng)獲國防科技工業(yè)主管部門(mén)同意。中國重工作為首家軍工重大裝備總裝資產(chǎn)證券化試點(diǎn)單位,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軍工重大裝備業(yè)務(wù)資產(chǎn)證券化的先河,標志著(zhù)我國資本市場(chǎng)軍工資產(chǎn)證券化的發(fā)展進(jìn)入了全新時(shí)代。2017年7月7日,首批41家軍工科研院所轉制工作正式啟動(dòng),軍工行業(yè)將迎來(lái)新一輪投資機遇。2018年1月,隨著(zhù)中國航空工業(yè)集團宣告完成公司制改制,我國十二大軍工集團全部完成公司制改制。

(三)軍品采購與定價(jià)引入競爭機制

計劃經(jīng)濟體制下,我國軍用產(chǎn)品的供需雙方均服從國家統一計劃指導,市場(chǎng)機制不發(fā)生任何調節作用,軍品低利免稅,武器裝備價(jià)格等于計劃成本加5%利潤。1997年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法》提出實(shí)行國家軍事訂貨制度,軍隊與軍品供給部門(mén)之間建立起訂貨關(guān)系,嘗試將市場(chǎng)機制引入軍品供需。2002年,中央軍委頒布實(shí)施《中國人民解放軍裝備采購條例》,對采購的計劃、方式、程序、合同及涉外裝備采購等工作提出了基本規范。條例的實(shí)施代表著(zhù)以裝備競爭采購為主,多種采購形式并存的采購方式開(kāi)始實(shí)施,武裝部門(mén)和軍工企業(yè)通過(guò)合同形成買(mǎi)賣(mài)關(guān)系,裝備價(jià)格管理正式引入市場(chǎng)機制。2005年,中央軍委明確提出推進(jìn)建立以競爭為核心的裝備采購運行機制改革。2009年,原總裝備部補充了推進(jìn)競爭性裝備采購工作的要求,提出了分類(lèi)、分層次、分階段和一體化的競爭形式,以及不同競爭形式的實(shí)施要求。2011年,原總裝備部聯(lián)合發(fā)改委、財政部共同提出加快軍品定價(jià)模式轉型升級,由“事后定價(jià)”變?yōu)椤笆虑翱刂啤,由“單一定價(jià)模式”變?yōu)椤岸喾N定價(jià)模式”,由“個(gè)別成本計價(jià)”變?yōu)椤吧鐣?huì )平均成本計價(jià)”。2014年以來(lái),新立項的軍工研制項目已證明裝備購置目標價(jià)格管理機制的合理性和有效性,軍品定價(jià)已逐漸走出了一條投入少、效益高,且有利于武器裝備建設和國防科技工業(yè)發(fā)展的道路。

從軍品產(chǎn)值來(lái)看,2016年規模達到6792億元最近幾年增長(cháng)速度超過(guò)20%,2019年中國軍工產(chǎn)業(yè)產(chǎn)值達到 12851億元。

圖表  2016-2019 年軍工產(chǎn)業(yè)產(chǎn)值